预审女“尖刀” 她们的绝技是“攻心术”(图文)

摘 要

在公安内部,预审民警有一个称号——案件质检员。作为公安侦办案件的最后一道程序,预审工作干的大都是幕后的活儿,不易“出彩”,却非常重要。

  


  中浙在线3月7日讯 在公安内部,预审民警有一个称号——案件质检员。作为公安侦办案件的最后一道程序,预审工作干的大都是幕后的活儿,不易“出彩”,却非常重要。

  “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记者来到温州市鹿城公安分局预审大队,近距离接触到三位预审女民警,看看她们平日里是如何工作的。

  陈爱真:审讯是一次攻心术

  “我们这次来是给你一个机会……”陈爱真坐下来,不慌不忙地开始了。对面的犯罪嫌疑人郑某(化名)静静地注视着她,沉默不语。

  郑某涉嫌盗窃罪,对他的刑事拘留已进入第六天,案件侦查如果再无实质性突破,第二天就要对郑某变更强制措施。

  这是陈爱真第一次提审郑某。当天中午拿到案卷,下午她就坐在郑某对面,开始了暗战。她已经掌握了对方的“命门”,攻下郑某十拿九稳。

  郑某是做网贷生意的。去年12月23日,郑某替受害人申请了两笔贷款,共计10000元。不过,郑某却瞒着章佩佩将9000元贷款,转入自己的账户,并删除了短信和转账记录。

  受害人是在收到网贷平台的还款短信,才知道此事,之后质问郑,9000元的贷款是怎么回事?郑推说不知道。

  在此前的讯问笔录里,郑某刚开始承认,后来又翻供,到后来辩称是受害人借给他的。

  面对相关证据的矛盾,郑某仍然沉默。“你承不承认都没关系,我们掌握的是证据,对你的影响是量刑……”陈爱真分析着利害:“他头上汗都冒出来了。”

  说了五六分钟,郑某提出:“能不能给根烟抽。”被拒绝后,郑某说:“让我想想。”陈爱真掌握了对方的心理变化,没一会儿,郑某就说“我认罪”。

  1985年参加工作,2005年进入预审大队,2010年开始办案,这只是陈爱真办理的众多案子中,微不足道的一件。“很欣慰,不枉不纵,我做到一个预审民警应该做的。”陈爱真说。

  


  项宇:不记得培训了多少新警

  2005年预审大队成立时,就在此办理案件的项宇说:“就像批改考卷一样,从头至尾,逐字逐句把控——文书、程序、取证是否规范,线索是否完整,思路是否清晰等等。”

  项宇的桌上还放着四大本案卷。这是一起发生于去年2月份的销售假冒伪劣产品案,涉及温州、重庆、杭州等地的20余名嫌犯。时间上跨度长,空间上又跨区域,项宇必须时刻跟经办民警保持交流,确保取证规范、完整。项宇说,该起案件经办民警,办案经验也相当丰富,不需要过多指导,但是很多新警办案时不可避免地会有不少瑕疵。

  这些瑕疵,严重地将可能导致嫌犯减轻刑罚或无法入罪。项宇曾记得一起开设赌场案,案子刚移送预审大队时,所取的证据无法真实反映案情,影响到涉案金额的确定及日后量刑。“我当时跟他讲这样取证不行,但是他听不懂,最后又跟他当面交流,举例子。”项宇说,这位新警后来重新取证,最终保证了案件顺利移诉。

  阅卷只是预审工作的一部分,更多的辛苦是在手把手教会新警的沟通中。“有时候他们不理解,双方还会发生争执。”项宇说。

  “女同志更加不易!”项宇回忆起头几年,很多男同志认为办案是男人的事情,自己提出的意见常不受重视,“为此我憋着一股劲,努力提升业务”。

  现在的项宇,早已赢得男同志们的信服。去年,她面向鹿城公安所有办案单位民警,授课如何制作规范的笔录。“这些年来,我也不记得到底培训了多少新警了。”项宇说。

  林思思:罪犯给她寄来一封感谢信

  林思思前年大学毕业,是一名90后新警。同学聚会,聊起工作,听闻她是办案件的,大家很好奇。林思思解释一大堆后说:“其实就是深挖余罪,避免冤假错案。”

  林思思说:“我还是一名新警察,经验还比较浅,深挖余罪可能没法像前辈们做得那么好,但是避免冤假错案是必须坚守的底线。”去年办理的一起容留卖淫案件中,林思思就通过查清案情,帮其中一名嫌疑人洗清了嫌疑。“这是我们预审民警应该做的,为了保证客观公正,无证证据和有罪证据都要去考虑,”林思思说。

  “对方一定非常感谢你吧?”

  “没有啊,”林思思笑笑:“他可能都不知道是谁帮他。不过这都没关系,最重要我没有冤枉了好人。”

  林思思觉得自己是个有点“多管闲事”的人,为此去年她还收到了一封来自监狱的感谢信。寄信人郑学义(化名),因盗窃罪再次入狱服刑。

  在看守所提审郑学义的时候,林思思被97年出生的他的经历“惊呆”了:“你怎么有这么多前科,以后你出去怎么生活啊……”林思思跟他聊了很多与案件本身无关的东西,谈过往,说家庭,给建议。

  “他在信上说,从没有人像我这样关心过他的生活,说自己非常羞愧,一定在监狱里改过自新。”林思思回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