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二胎生育积极性 当好父母的信心是关键(图文)

摘 要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接受中国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家庭生二孩积极性不高,面临“想生不敢生”的问题,而关于“二胎生育积极性不高”的话题也高悬微博热搜榜之上数日。

  


  中浙在线3月13日讯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接受中国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家庭生二孩积极性不高,面临“想生不敢生”的问题,而关于“二胎生育积极性不高”的话题也高悬微博热搜榜之上数日。自2015年全面实施二孩政策以来,有关二胎的话题早已是老生常谈,其中同一年热播韩剧《请回答1988》中德善爸的一句自白:“爸爸也不是出生开始就是爸爸啊,爸爸也是第一次做爸爸。”引发众多网友热议,感动了无数观众并广为流传。不过热闹之余,根据去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人口数据统计,2017年是自我国20世界80年代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以来首次出现二孩占比超过一孩的年份,也可能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孩绝对量最低的一年,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仅不情愿第二次当爸爸,甚至连第一次也不做考虑。

  为什么在国家鼓励生育的大背景下,人们会对二胎政策采取消极态度呢?王培安分析说,其主要原因,一是经济负担重,二是没有精力照顾孩子。诚然,养育一个孩子最重要的一环就是难以逾越的经济大关,比如从胎教开始的教育费到长大后的“老婆本”、从保证营养跟上的生活费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旅游支出、从过年压岁钱再到各种计划外补贴……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和执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也计算过成本:在一个典型的中产家庭,养育一个孩子的平均每年的花费月3万元,从出生到18岁就需要50多万元。按照这个标准,这笔钱对于人均GDP将近6万的国家来说,也许一部分家庭是生一个刚好而两个吃力的情况,也许一部分家庭是养有余力。前者面对高成本的投入与低产量的回报,往往无法避免“失独家庭”的悲剧,却没有生二胎的经济支撑,因此陷入一个死循环中;后者如果说经济条件不错的家庭得益于父母付出了等量单位时间内昂贵的劳动力,那么有能力生二胎的家庭真的有更大空间上的时间成本可以挪用吗?

  儿女是第一次做孩子,父母也是第一次挂名上岗——“xxx的爸爸”或者“xx的妈妈”——就跟第一次持证上路一样,总是有必要在车后写着“新手上路,请多包涵”的字样,如今新型的亲子关系要求父母与孩子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刻板关系,而是倾向于相互理解、相互体谅、相互成长的合作伙伴,共同维系一段良性可沟通的关系,成为并驾齐驱的两辆车。这样必要的时间成本是保障家庭教育的关键因素,从骇人听闻的“药家鑫事件”到“北大高材生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6年”的案例,无一不说明因家庭教育缺失而造成的青少年悲剧不胜枚举的事实,在警钟长鸣下父母岂能安睡?除此之外,生了二胎的家庭或许在某些方面能轻车熟路起来,可是要求付出的时间与精力依旧不能缩水或打折扣,在此基础上还要细心呵护另一个孩子的情绪,费力端平一碗水。

  习近平总书记在19大报告中指出,要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政策的配套衔接。其中包括解决好有人照顾的问题,另外还要推动形成有利于家庭和谐发展,按政策生育的经济方面的配套政策。如此一来,国家虽可以实现经济压力的缓解和照顾任务的分担,但此外还有一个难以忽略的至关重要的基础问题:第一次做父母,究竟能不能当个好父母?一个人只要与社会产生关联,必定会承担起各种各样的角色,然而诸多角色中,极少受到直接约束与监督的就是“父母”。我们听过有管老人的福利院、管职员的公司、管学生的学校,却没有任何直属机构可以管理“父母”、可以评估是否有资格做父母亲、可以惩罚做错事的父母“回炉重造”。所以“父母”这一角色更多的是需要自我的管理、约束与评估,一千个人对“好父母”的定义有一千种见解,不过有没有信心当个好父母才是决定要不要抚育下一代的基本环节。

  浙江大学 吉星宇一


    A+
发布日期:2018-03-13 14:33:33  所属分类:影视
标签:时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