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话题】不该让稚嫩的肩膀担负太多(图文)

摘 要

作为一个多年未解的难题,近年来,有关学生课外负担重的话题频频出现在人们视线中,多地政府部门也出了不少的文件,然而收效并不明显。

  


  中浙在线3月7日讯 在3月2日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在回答关于中小学生减负的问题时动情感慨:孩子们作业做到晚上9时、10时甚至11时,他们还上哪儿欢乐,到哪儿荡起双桨呢?

  作为一个多年未解的难题,近年来,有关学生课外负担重的话题频频出现在人们视线中,多地政府部门也出了不少的文件,然而收效并不明显。这一情况如今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关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再次燃起许多人的期待。

  那么本该属于童年的欢乐,到底被谁剥夺?这个难解之结,又该如何去解?全国两会期间,这个让无数家庭焦虑的问题,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焦点话题。

  是谁带来童年焦虑

  “一开始我们也是‘散养’的,但看到他同学都在上兴趣班,我们也不能耽误了孩子啊”;

  “我们家小孩现在六年级,读的是九年一贯制,课外负担虽然不重,但我自己是越来越焦虑了”;

  “我看孩子动作慢就发愁,每天写作业都写到很迟,真担心她的睡眠时间不够”……

  记者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做了一个小范围调查,发现大部分家庭都在孩子课外负担这件事上存在不同形式和程度的焦虑。

  焦虑从何而来?在全国人大代表、台州市椒江区大陈实验学校校长翁丽芬看来,很多家长对于校外培训的青睐与校内的教学情况有一定关联,学校教学质量参差不齐、教育资源配备不足的情况,无法满足家长对学校教育的需求,催生了焦虑的心态和日益庞大的校外培训市场。而长期致力于基础教育工作的全国政协委员、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则认为,根本原因还是现在升学中过于单一的评价体系。

  “再加上一些民办培训机构为了自己牟利,进行虚假、夸大的宣传,使得整个社会情绪都比较焦虑。”他表示,正是在整个大环境的裹挟下,一些家长对于孩子的教育观发生了偏差。

  对此,韩平委员的态度非常明确:“我经常对校长们说,社会和家长对教育有一种直接的功利性需求是客观的,不过我们搞教育的绝不能把这种直接的功利性需求作为教育的目标。”

  王国庆也在之前的政协大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学生减负涉及教育观、人才观和相应的制度机制等深层次问题,需要综合施策、全社会共同发力。作为政府,要进一步深化教育综合改革,切实改变应试教育,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破除分数和升学率作为衡量学校的唯一标准,以此来营造学校、教师、家长、学生都减压的良好教学大环境。

  不能只怪培训机构

  作为目前课外负担重的直接主导者,在一波又一波的声讨热中,各种校外培训机构每每成为众矢之的。

  “我们在调查中也了解到,一些校外培训机构确实存在不少乱象。”韩平委员表示,关于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教育部等四部委已下文提出要求。他认为治理有多个方面:一是继续查处一批没有条件、无证无照的校外培训机构,加强校外培训机构的资质管理和审核;二是严格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在营业范围内开展教学活动;三是开设“负面清单”,不允许培训机构进行学科类的超前教育。

  不过要解决课外负担重这个问题,不该把板子都打在培训机构身上。全国人大代表、宁波市镇海中学党委书记张咏梅表示,相反,学校也要积极作为,发挥“主阵地”作用。

  作为一线教育工作者,张咏梅代表指出,学校要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作为名校,镇海中学就作出了良好示范,目前在我们学校,没有一名教师做有偿家教或去培训机构从事第二职业。” 她认为,学校应加强教师师德教育,同时相关部门应出台相应措施,杜绝在职教师有偿补课和去培训机构从事第二职业。

  而对于当前不少年轻老师跳槽到一些高薪校外培训机构就职,翁丽芬代表提到,这种情况说明要重视完善教师待遇保障机制,健全教师工资长效联动机制,真正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翁丽芬代表发自内心地说:“教师只有将自己的职业当成崇高的事业,真心去热爱它,才能真正地去关爱学生成长成才。”

  要解决课外负担重,必须综合施策,更要从源头抓起,规范民办学校招生。韩平委员介绍,浙江省教育部门目前已在规范招生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今年将进一步规范学校特别是民办学校的招生工作,减少不良比拼导致功利教育的恶性循环。

  家校观念都要变变

  创造良好的教育生态,需要政府、学校、家庭、社会等各方的共同参与。

  在教育界别的讨论中,不少委员都提到,家长们也要打消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要克服从众心态,不要攀比报班,不额外给学生加压,避免形成“校内负担减了,校外又增加”的情况。

  当然,对于家长的焦虑情绪,委员们也表示理解,并建议政府部门可以在这方面积极作为。比如浙江去年推出的新中考改革方案,就被很多人视为对民办初中一头热的“降温”之举,

  有家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新的名额分配制度使公办初中更有优势,学生在越普通的初中越容易脱颖而出,而在竞争激烈的名校可能更难以拿到这些名额。

  据了解,省教育厅也即将在今年上半年推出家长学校精品微讲座视频资源。“目前我们已经邀请各方面专家录制了100期视频,我们计划到2020年共录制500期视频,对家长进行教育理念的再培育,通过这些长期举措,在若干年后缓解目前社会对于儿童教育的普遍焦虑情绪。”韩平委员告诉记者。

  “当然,减负不等于减少学习时间,更不等于不用刻苦学习,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们依旧要培养学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张咏梅代表表示。

  刚刚结束的这个寒假,她所在的宁波市镇海中学校园就不寂静。与以往节假日一样,假期里学校教学资源向学生开放,包括学习场地、图书馆等,每天每个学科都有一些名老师自愿在办公室值守,为来校自主学习的学生答疑解惑。在张咏梅代表看来,镇海中学在节假日开放学校资源的方式,可在更大范围内推广,让学生在课堂时间外也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