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的酒脾气是谁惯出来的?(图文)

摘 要

酒不醒、药不醒,跨省抓捕醒不醒?结果广州医生吓醒了,全国网友惊醒了——敢情鸿茅药酒的酒力、药力之外,还有这么大威力!

  

1.jpg


  中浙在线4月17日讯 酒不醒、药不醒,跨省抓捕醒不醒?结果广州医生吓醒了,全国网友惊醒了——敢情鸿茅药酒的酒力、药力之外,还有这么大威力!

  酒壮英雄胆,发帖警察管。鸿茅药业所在内蒙古警方的这次跨省抓捕,让所有稍谙法律设计的人们感觉,这是有点醉态的执法行为。此处不细述,省略百把字。

  单说舆论风乍起,身处漩涡之中的,不只这几名跨省抓捕的警察,还有其他有形无形、有名没名的若干。

  鸿茅药酒的掌门人鲍洪升便是一位。不知到底是酒气足还是人气足,漩涡之中,4月13日举行的2017年第11届内蒙古年度经济榜还是如期颁奖,年度“十大经济人物”之一的鲍洪升还是如期出席。这时机、这主办方与颁奖台、这捧着鲜花的掌门人,似乎都没显出尴尬的意思,反而让旁观这场漩涡的人们不免有些尴尬。

  虽说这场颁奖会是时机巧合,但客观上还是给人有着“成者为王、不服来看”的行为艺术效果。只是不知道,颁奖会后的庆功酒,主办方和掌门人喝的是“有病治病、无病强身”的鸿茅药酒,还是别的什么酒;不知道下咽的时候嘴里和心里,各是怎样的滋味。

  或许这时机,正好为鸿茅药酒所在地的相关官方、为掌门人本身,提供了立得住舆论风波的大好机遇。但是跟舆论别苗头、与监管扭着干的事情,在内蒙古当地并不是没出现过。今年3月,内蒙古食药监局就有针对性地为身处舆论监督、经营监管风波中的鸿茅药酒站过台、漂过白,发文称鸿茅药酒广告符合法规。而在此前,鸿茅药酒已被全国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多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多次被国家工商部门通报。用“劣迹斑斑”来描述鸿茅药酒,不仅一点都不过,而且很恰当。

  内蒙古相关职能部门显然不是品酒的口味与众不同,也不是与国家级、全国其他省市级监管法规的设计有不同,而是明显对本地纳税大户、明星企业的监管态度有所不同。他们这种扭着干、对着干的姿势,一点都不含糊,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今天的新闻说,广州医生谭秦东发帖质疑鸿茅药酒是“来自天堂的毒药”、于今年1月被跨省抓捕后,3月份,一名律师因在自己的公号里撰写了一篇分析鸿茅药酒广告实例的文章《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被鸿茅药酒公司以文章严重诽谤鸿茅药酒声誉为由,将其告上法庭。起诉前,鸿茅药酒公司曾发布声明称,这名律师恶意攻击鸿茅药酒,恶意抹黑我公司形象,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绝不姑息。

  好在内蒙古当地检方在广州医生被抓的案件中,迄今还在向警方要求提供证据。所幸律师被告之后,4月9日的开庭尚未宣判。这至少表明,面对红极一世的鸿茅药酒、面对涉及这家明星企业与产品的法律评价,讲法律、讲规矩、讲事实与程序的机构大有人在。这也暂且不表。单说律师这“劣迹斑斑”的标题,比广州医生明显“标题党”的表达方式委婉多了,而且主要针对的也是监管尺度的过于宽松。但鸿茅药酒这次没有通过报警的方式运用警方,是否出于对这名有着足够法律知识储备的律师有意区别对待,咱们不去揣度,但至少,鸿茅药酒应该有权维权、有法依法,不要说吓人话、做吓人事,否则容易让外界看了像酒没醒的样子,还拉着法治的背景一起泡酒缸。劣迹斑斑分明是事实,鸿茅药酒自己觉得无比清纯、十分无辜,走立得住、走得正的法律程序就行,用不着以“绝不姑息”这类法治部门的错位思维来相胁。这么大的口气!你是财大气粗呢,还是酒性、药力之外料定有神力相助? 匪夷所思。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鸿茅药酒,这么多年来2000多次因为广告违法受到处罚,国家级、全国25个省市级监管部门都对它下过“药”、希望它在发布广告和营销的时候“酒醒醒”,但是鸿茅药酒还是做到了销售全国第一,真的是酒带劲、药好使?当然不是,而是法治的力度不给力。不仅不给力,反而有的法治力量被鸿茅药酒给借用了,反过来用于增加它的酒劲和药力了。所以起作用的,一不是酒,二不是药,而是钱,是税后的权力撑腰。

  鸿茅药酒怎么做大的、它的药效是否像广告上说的那么好、那么神,需要追溯历史去倒查,更需要药物的临床检测与检验。这一点,国家相关的监管部门已经表了这个态,我们拭目以待。但是一个做大了的企业,它凭借什么酒力把法治的力量当成家丁一样这么好使、凭借什么药力让一些政府部门的权力灌得围着它团团转,为它发奖、为它贴各种各样的荣誉标签、为它一次次接受处罚之后再把销售的大门敞开,这个是同样需要彻底反思、彻底调查的又一个关键点。

  酒壮英雄胆,不怕你监管。这是工商、食药监等相关部门需要回去面壁思过的尴尬题。但是鸿茅药酒面对质疑,动不动发酒脾气、让质疑者屡尝酒性加药性的滋味,显然不是鸿茅药酒自己喝多了、药起作用了,而是在自己地盘上被捧惯了、哄惯了,真以为天底下谁都不能惹它了。它令人怀疑的是,这瓶鸿茅药酒,是不是有人一杯没喝就在那儿酒精中毒了。不管钱怎么来,只要纳税就笑纳、就给奖的这些官方机构,那些拿着伸缩性很大的尺度一会儿堵门一会儿开门做监管的,那些被鸿茅药酒指向哪儿就抓向哪儿的执法人员,他们是喝多了,还是酒精中毒了?这次能不能一起查一查?

  酒多伤身,药多中毒。该醒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