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位首届“医师终身荣誉”获得者出炉 平均近84岁 (图文)

摘 要

严志焜至今仍坚持每周到医院,指导年轻医生。自1956年始,他便开始从事心胸外科领域。60多年来,取得无数全省乃至全国第一的学术成果,为全国各地心脏病患者解了无数“心病”。

  严志焜至今仍坚持每周到医院,指导年轻医生。自1956年始,他便开始从事心胸外科领域。60多年来,取得无数全省乃至全国第一的学术成果,为全国各地心脏病患者解了无数“心病”。

  创新始终如影随从。从1961年,实施国内首例心脏创伤急诊剖胸修补术取得成功,到41年前,成功为年仅14岁的风湿性心脏病患者实施全省首例人工心脏瓣膜置换术,再到21年前,为扩张型心肌病终末期的患者“换心”创造浙江省心脏移植手术零的突破,严老的医学生涯里,突破从未止步。

  长期以来,严老“传经布道”,为提高全省心胸外科专业水平,他常年奔波在省市级30余家医院,指导与协助他们开展心胸外科各类疑难手术。2015年,严老正式退休,但他仍未停止脚步,依旧从事他深爱的医学临床、教育等工作。

终身成就_04.jpg

  朱智勇在疾病预防控制战线奋斗了一辈子。他是个瘦弱的老人,却研制出国内出血热疫苗,制服了曾经在全国肆虐一时的恶魔——“流行性出血热”。

  自1978年投入到流行性出血热的防治和研究工作中后,朱智勇的生命里,不再有白天黑夜和节假日。常年与细菌、病毒争斗,朱智勇不止一次地将自己置于“险境”:他曾亲自奔赴疫区现场活捉携带病菌的老鼠;在分离出血热病毒时,病毒液体曾喷迸而出,他把实验室仅有的出血热抗体免疫球蛋白让给别人;当刚研制出的疫苗需要进行人体观察时,他和他的家人又成为第一批接种者。

  在1981年分离出流行性出血热病毒后,朱智勇不断致力于成果转化,终于在1994年形成规模生产,探索出一条成果产业化之路。随后,朱智勇又相继研究成功出血热Ⅰ型、Ⅱ型、双价和双价纯化疫苗。经常有人提醒他:“老朱您的工作很危险呢!您不怕?”他却微笑着回答:“怕又何妨?工作总是要有人去做的。”他就是这样拼着命一直跋涉。

终身成就_05.jpg

  李兰娟院士一直在传染病学领域“掘一口深井”,为中国乃至全球有效诊治感染性疾病做出卓越贡献。

  她是我国人工肝事业的开拓者,创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李氏人工肝系统,攻克重型肝炎肝衰竭病死率高达80%的国际治疗难题,目前已在全国300余家单位推广;她创建感染微生态学,创立微生态干预防治重症肝病新策略,建立世界上首个肝硬化肠道菌群基因集。担任第四届国际微生物组联盟IHMC主席,引领国际微生态研究;她指导全国新发和再现感染性疾病防治,多次在抗击新发、突发感染性疾病战役中发挥领军人作用,承担SARS、手足口病、地震灾后防疫、甲型H1N1流感等传染病防控任务,为我国公共卫生事业鞠躬尽瘁。

  在应对 2013年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中,李兰娟院士带领团队在确认感染源、明确发病机制、开展临床救治、研发新型疫苗和诊断技术等方面取得重大创新和技术突破,创建了新发传染病防治中国模式和中国技术,成功防控了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世界卫生组织评价其堪称“国际典范”,该研究成果荣获2017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先前报道:她从3千元科研经费起步 何以20年6获国家科技奖

微信图片_20180816130617.jpg

  陆琦是浙一痔科(肛肠外科前身)创始人,也是我国痔科事业的开拓者。他为周恩来总理保健治疗,并与周总理、邓颖超夫妇结下深厚情谊的经历,成为医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他将祖传秘方内痔插药献给国家。从医多年间,陆琦教授在痔疮、肛瘘和肛裂方面颇具建树:在国内首创负压套扎器,在国内并列最早开展研究有直肠吻合器用于保留肛门的直肠癌手术,国内最早开展全大肠切除回肠贮袋肛管吻合术治疗顽固性溃疡性结膜炎等,让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看到曙光。

  1960年至1962年,为周恩来总理治疗痔疾的经历让陆琦教授难忘。经过几番治疗,总理的痔疾得以基本痊愈。总理不仅特意送他亲笔签名的照片,还邀请陆老及其妻子到北京过年。

  为周恩来总理治病的珍贵史料以及陆老本人研发的治疗新工具,陆老在晚年全部捐赠给医院。他说,“我希望它们能留在医院,因为医院就是我的家。”

  先前报道:这位97岁高龄的杭州医生,当年为何周总理亲送签名照?

终身成就_07.jpg

  再过几天,马亦林教授正式步入90周岁。虽然年纪大了,可马老依旧风雨无阻,准时在每周一八点坐在诊室,等待患者。65年来,马老泡在传染病临床一线,练就了精湛技艺和果敢作风,成就了一代浙医大家。

  抗美援朝时期,他果敢奔赴前线,在枪林弹雨里抢救被炮火侵袭的生命。在传染病临床一线,他从中青年干到老年,将青春献给了医疗、教学及社会服务事业。自1990年批准为博导后,年过六旬的马老将精力放在培养研究生上,先后共培养了博士生12名,多数学生是当前感染病学科的带头人。

  退休后,马老仍步履铿锵,返聘回浙一继续门诊、参加研究生答辩会,评阅研究生论文,参加各类学术活动及中华临床感染病杂志稿件审阅等。老年的他沉迷学术,积极吸取国内外在感染病方面的新知识及新进展,并撰写综述论文,保持平均每年发表两篇核心期刊。他说,既然选择了医师职业,便只顾风雨兼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