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练习生:“养成系”风潮下的“她经济”(图文)

摘 要

《偶像练习生》为何能发展为现象级网综?其中的关键词不外乎“养成”与“女性”。

  


  中浙在线3月13日讯 由爱奇艺打造的网络综艺《偶像练习生》自2018年1月19日首播以来,现已播出8期正片,始终备受关注。作为国内首档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截至3月11日8:00,《偶像练习生》正片全网播放总量已超17.2亿,观看者中女性占绝对优势,比例高达81%。

  《偶像练习生》为何能发展为现象级网综?其中的关键词不外乎“养成”与“女性”。

  2013年之后,社交化媒体的崛起拉近了偶像与粉丝间的距离。粉丝们不再满足于传统的追星——“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的单向付出模式,而企图获得偶像的反馈,实现双向互动。此时,偶像不再是一个信仰或追求,更像是亲人、朋友,甚至是儿子,粉丝们希望能获得“亲友”的陪伴,甚至参与到“亲友”的人生,以获得心理满足。

  “养成系偶像”的大热便得益于粉丝对这种“参与感”和“主宰权”的渴求,即便这种“双向关系”可能只是一种错觉。回到偶像崇拜的本质上,亲手造一尊神放到神龛上和直接请一尊神放到神龛上,投入的情感浓烈程度是不一样的。

  TFboys组合算是国内养成系偶像的成功先例——粉丝们看着“三小只”一点点成长,区别于传统追星中的“仰望”,粉丝拥有了某种类似“主人”的权力。这在《偶像练习生》中表现得尤为明显——粉丝群体被称为“全民制作人”,成了造星初期的重要力量,100位参赛练习生能否获得9个出道机会,全权仰仗“全民制作人”的投票。

  “Justin,麻麻送你出道!”类似的“豪言”在节目弹幕里并不罕见。“养成”的魔力让爱奇艺在制作综艺正片之外,更是开辟了“为你读信”“直拍通道”等多个栏目,为粉丝打造沉浸式的体验闭环。其中,竞演舞台只占了极少的播出分量,更多是练习生们素颜状态下的的私生活——脸上冒出的痘痘、为了一顿火锅跟节目组的讨价还价、面临导师考核时不禁有点僵硬的笑

  容……接地气的细节不停地提醒着观众“这也是一群十几岁的小朋友”,以此来打破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天然屏障,消除距离感。

  早在2016年,东方卫视便推出了《加油!美少女》的综艺,造星模式和《偶像练习生》如出一辙,只是养成对象转为“女团”。但在综艺观众多为女性的背景下,《加油!美少女》始终未成气候。

  恰恰相反,《偶像练习生》借助“男色”,直击女性群体。多为95后,甚至00后的练习生们带着20岁左右男生天然的活力和稚气,在弱化叛逆和阳刚等男性气质的基础上,用“糖果系男孩”、妖艳型花美男、邻家小哥哥等各种没有攻击性的人设类型戳中大部分女性观众的“萌点”,以此激发她们强烈的保护欲和代入感。由此,“女友粉”“姐姐粉”“妈妈粉”,甚至“奶奶粉”大批涌现,给节目带来巨大流量。在粉丝的疯狂“刷票”下,仅三周,在第二次排名公布时,练习生获得的总票数便超过了两亿五千万。

  《偶像练习生》仅是女性力量的一个缩影。2007年,“她经济”作为汉语新词被教育部公布,意指女性旺盛的消费需求与消费能力带来的新的经济增长点。从风靡一时的《恋与制作人》到《旅行青蛙》手游,再到《偶像练习生》,无不是满足女性主导向的养成类游戏,且均成功收割一大批忠实用户。再看电商眼里的三八妇女节,从“女生节”到“女神节”,再到近年的“女王节”,名称的变化同样证实了“女子力”逐年觉醒。

  但遗憾的是,现实生活中,男女不平等仍是隐性的主流观念,也正因这种矛盾和错位,大范围的女性自我意识得以被消费主义利用起来,用一种看似更平等的生活方式商业化包装女性的“位置翻转”欲求,形成某种意义上的“男色消费”潮流。

  浙江大学 15级新闻学 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