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不闻鞭炮声!金华如何改掉这个延续千年的旧习俗(图文)

摘 要

立春零燃放、除夕零燃放、元宵节零燃放……延续几千年的传统习俗是如何彻底改变的?鞭炮声“远去”的背后,是一场社会治理方式创新的探索和努力。

  中浙在线3月9日讯 3月3日,农历正月十六日,淅淅沥沥的小雨让金华笼罩在烟雨之中。在家人的目送下,陈晓军拖着行李箱走进火车站候车厅,又开始新一年的远行。等车间隙,他在朋友圈发了元宵舞龙照片,并配上文字:“没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没有漫天的硝烟,没有一地的灰渣纸屑,这是这么多年来最安静、最干净的春节。不过舞龙、村晚等节目很丰富,这个年有些不一般。”

  这种全新气象,来自年前的一场“禁燃”努力。2017年底,金华市政府发布《市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通告》,明确从今年1月1日起,婺城区、金东区、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金义都市新区、金华山旅游经济区所辖区域,全年、全天候禁止燃放任何种类的烟花爆竹,范围覆盖主城区以及城郊农村。

  立春零燃放、除夕零燃放、元宵节零燃放……延续几千年的传统习俗是如何彻底改变的?鞭炮声“远去”的背后,是一场社会治理方式创新的探索和努力。

  


  傅村镇山头下村入村口,“禁燃”宣传横幅十分醒目

  从抗拒到接受,全民共识如何凝聚?

  “元宵同样实现‘零燃放’,真不容易!”结束了元宵节的执勤任务,吴俊终于松了口气。自2015年1月金华成立市区烟花爆竹禁燃行动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禁燃办”)后,这位市公安局治安大队一大队大队长,已在禁燃办岗位上度过了三个春节,“节前我们还挺担心,禁燃范围扩大到农村,面广量大。在农村地区,传统习俗的影响根深蒂固,能否一下子扭转过来,我们心里都没底。”

  和其他地方一样,金华人习惯于用烟花爆竹表达喜悦、烘托气氛。尤其是在春节,燃放烟花爆竹更被看作年味的一部分。在农村地区,这种习俗延续千年,改变从何处入手?

  “一纸禁令,要求强制执行,这种方式显然不行。”吴俊至今记得,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金华就曾要求春节期间“禁燃”,但因事前没有充分调研、听取民意,政策发布后反对声四起,认为“没有了鞭炮声,就没有了年味”。“烟花解禁”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当地只好修改禁令,由“禁”改“限”,规定可在限定时间、地点燃放合格的烟花爆竹,以重塑节日气氛。

  此次“禁燃令”出台前,“禁燃办”先进行了一场民意调查。“我们从全体市民中随即抽取样本,是否禁燃、禁燃范围如何划定,先听大家意见。”吴俊说,调查发现,民众的支持率已经达到90%以上。

  有了民众的广泛支持,“禁燃”宣传全面铺开。“不仅在村宣传栏张贴公告,我们还打电话、发短信,用微信群通知,‘禁燃’宣传一处都不遗漏。”孝顺镇塘湖村村支书金方明说。塘湖村共有180户,春节前,村干部和志愿者至少走访了4次,挨家挨户介绍燃放烟花爆竹的危害,提醒他们不能燃放,“遇到家里没人的,我们就打电话通知,确保全村人人知晓、人人接受。”

  3月2日元宵节下午4时,记者跟随金方明到村里巡查,只见村道边挂着“‘禁燃’规定连万家,你我共同遵守它”的红色条幅。路上遇到村民,甚至有人主动向金方明承诺:“不用讲了,今年我们都不放烟花!”

  据统计,“禁燃”政策实施前,金华市本级范围内,共发放或张贴通告、画报、宣传手册90万余份,实现“禁燃”政策知晓率达到100%。

  


  孝顺镇塘湖村张贴禁燃宣传海报

  从严管到共治,人人参与管住鞭炮声

  大年初一上午9时45分,经济技术开发区汤溪镇石羊村响起了鞭炮声,石羊村派出所很快就接到了群众举报。民警迅速赶到现场,按照相关规定,对其采取最高罚款500元的处罚,这是“禁燃令”后金华市本级这个春节开出的第一张罚单。

  “‘禁燃令’要落地,必须以最为严格的标准进行执法。”吴俊说,如不能及时有力地遏制违规燃放行为,极易陷入法不责众的尴尬局面,不仅“禁燃”政策执行不了,最终还会损害政府公信力。

  铺天盖地的宣传以外,金华组织了县、乡、村三级网格化巡查劝导,确保不留死角。“乡镇(街道)在大网格下细分若干小网格,使每一村、每一片、每一企、每一家都有明确的责任人。”吴俊说,今年1月开始,截至3月2日,金华市区投入各级党委政府工作人员3800余人(次)、2300余人(次)警力,与11000余人(次)村社工作人员一同在村镇社区巡查,数万名志愿者活跃在每一个社区和村庄,心平气和地做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的工作,织就了严密的社会管控网络。

  傅村镇山头下村背靠一座蝴蝶形小山坡,碧波荡漾的航慈溪和潜溪分流其间。据村支书沈滨孝戴介绍,除夕当天,村两委分成两班,第一班坚守到除夕夜午夜,第二班持续巡查到第二天中午,一旦发现违规燃放就及时劝阻、报警。虽然没能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沈滨孝一点也不委屈,令他欣慰的是,村民都很自觉,没有人燃放烟花爆竹。

  除了多层级网格化巡查劝导外,全民参与的相互监督,更为“禁燃”织密了管理网。今年1月以来,金华市区共查处违规燃放烟花爆竹38起,其中春节期间查处10起违规燃放烟花爆竹,6起为群众举报。

  “但是,行政罚款威慑力并不足,一小部分人宁愿受罚也要燃放。”吴俊说,为了建立更有效的联合惩戒机制,“禁燃办”还将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的行政处罚结果,纳入市民个人征信系统,并通过媒体曝光。

  


  元宵节当晚,在市体育中心体育场,进行龙舞表演。

  弃旧俗倡新风,文明过节乡风更醇厚

  离春节不到3天, 罗店镇山下曹村村民曹森林带着几挂鞭炮,来到村里的烟花爆竹回收点,兑换卫生纸等生活用品,“春节前,我们和村里签订了承诺书,那就要言而有信。”像曹森林一样,主动上交烟花爆竹的村民有很多。春节期间,金华市区32个回收点,共接受主动上交的烟花爆竹800余箱。

  “鞭炮声没了,文明乡风更盛了。”经过春节和元宵的实践检验,吴俊惊喜地发现,“禁燃”行动带来了更深层次的改变:很多村民改变了传统思想观念,越来越人认识到“从我做起”的重要意义。

  山下曹村位于金华著名的尖峰山下。过去,村民们喜欢攀比着燃放烟花爆竹,除夕夜、大年初一爆竹声震耳欲聋,全村烟雾弥漫。“每户少则几百元、多则上万元,不仅铺张浪费,还污染环境、引发火灾和安全事故。”村支书金华东告诉记者,全村每年燃放烟花爆竹费用一度达40万元。

  移风易俗的关键在于以新换旧——摒弃旧习俗,提倡新风尚。推行“禁燃”政策时,村干部们想尽办法,用全新方式满足群众需求。今年春节,山下曹村村两委不仅挨家挨户做宣传,更提倡村民用生态的方式营造节日气氛。村里专门购置了电子鞭炮,又添置了几套锣鼓,热闹程度不减反增。正月十三,120多桥龙灯在夜幕中游走盘旋,所到之处,不再是以往的爆竹齐鸣,而是家家户户点起电子鞭炮,“不放烟花爆竹,照样可以热闹。”村民杨权东说。

  在金华人的传统中,春节要外出扫墓祭祖。“因为不能燃放烟花爆竹,我们就准备了大量鲜花,村干部守在公墓口,劝导人们改用鲜花祭祖,刚开始还有人不愿意配合,想了各种办法往山上带鞭炮,但慢慢地大家就接受了,拎着鲜花祭祖的人多了起来。”傅村镇镇长胡旭卫说,一些村民甚至自己购买电子蜡烛用于祭祖。

  元宵夜,傅村镇所辖的村庄不闻鞭炮响、不见烟花飞,但文化礼堂里却张灯结彩,传来欢快的锣鼓声和欢笑声。胡旭卫介绍,各村在持续抓好“禁燃”工作的同时,自发地开展了文艺表演,联村干部和村民共庆元宵节,现场节目除了歌舞表演,还有宣传“禁燃”和“五水共治”等的道情节目,不仅让节日风味更浓厚,更以文艺新风塑造和谐乡风。